AEIS考试有感

发布日期:2021-08-16 09:41
文 / 刘韬博士 | 博雅校长
 
 
2019年9月18日AEIS小四/五考试,中午等待接孩子的家长排队长达数百米。。。
 
最近有一个孩子在朋友介绍下考完AEIS来我们中心面试,前后在国内两家有名的宣称高通过率的机构培训近2年了,她在所在的培训机构里成绩是第一名,这次是第4次考AEIS了,但是很可惜,我们测试和分析她的知识架构后推测她考过的几率不大*。她来我们机构培训后日常测试的成绩是最后一名,深受打击,她的水平还不如基础一般从国内来我们中心培训半年的同学。相比几年前,AEIS的难度增加了很多,学生要在优化的教学和严格管理的帮助下,并努力学习综合提高实力才能通过。
 
AEIS的难度提高主要是由于下列原因:1). 本地政府学校合并,录取名额减少;2). 新加坡学生移民政策放宽,就读政府学校并满足相关条件后就可以申请永久居民(对比一下,投资移民的门槛是250万新币,而且政策在逐年收紧),这吸引了更多不同背景的孩子来考试,除了中国大陆,还有马来西亚、印尼、印度、欧洲、澳大利亚、韩国、日本、中国香港和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这些孩子的母语是英文或者英文能力已经接近母语水平,竞争力非常强;3). 考试卷面难度在增加;4). 大量多次考不过AEIS的孩子的水平在慢慢提高,一直在考,这些因素合力大大推高了AEIS考试的难度。难度的提升对我们的教学和管理也是有挑战性的,在其他机构通过率断崖式下跌和培训时长大幅增加的情况下,我们博雅通过优化并强化教学和管理,通过率稳中有升,没有让任何一个学生浪费时间,考进名校的学生也越来越多。
 
每个人对学习和考试的理解是主观的,受限于自己的认知范围,这很正常,就像小马过河故事里的松鼠和老牛一样,但不同人面对陌生事物时的判断力是区别巨大的。每次AEIS出成绩,都会有一批别的机构的学生转学来我们这,他们的父母在出了成绩后才发现所在机构宣传的通过率水分太大。一位家长告诉我们,她去了某某机构咨询,被拉进大群里,一聊起来就发现一群人像托,搞得像个传销群,赶紧打消了把孩子送过去的念头,这个家长是Zhou Xinyi的妈妈,Zhou Xinyi来我们这里培训一期就考上了新加坡传统名校圣婴女子小学;还有一位家长告诉我们他带儿子去某某机构咨询时,那个机构信誓旦旦地说自己的通过率很高,但问起具体有多少人参加考试,过了几个中国学生时对方就支支吾吾说不清楚了,而且问他们如何管理学生的课下学习时间,他们也答非所问!这位家长是Zhang Junhao的爸爸,在武汉做企业,判断力和行动力都是一流的,Zhang Junhao在新冠肺炎爆发前来到新加坡,在我们这里培训后第一次参加AEIS就考上了,一点弯路也没走;这样的例子非常多。。。我们的学生很多直接来自国内公立学校,都是家长自己找到我们的。这两个家长遇到的机构我们是很了解的,经常出成绩后有学生从这两个机构退学转过来,Zhou Xinyi妈妈遇到的那个“大群机构”同期考试P4/P5十四五个人只过了1个,还考了很多次。AEIS考试对教育机构教学和管理水平的要求非常高,老师要花很多精力在日常教学和管理上,这使得很多机构的培训效果并不好看,其中一些机构慢慢就做不下去了,一些机构会调整自己的课程、转型去适应,而另一些机构却选择偏路、捏造通过率去招生,孩子和家长不走弯路其实蛮难的,而一个孩子会走多少弯路主要取决于家长的判断力水平!
 
“一个孩子走弯路的多少和父母的判断力水平成反比!”
 
2020年2月S-AEIS放榜后刘博士和部分学生合影留念:中一10个学生通过了6个,其中4个考进了新加坡传统名校,最好的进了排名前30的名校女中,中二读满一期的6个全部通过;他们全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国际学生,不是新加坡永久居民或公民;一骑绝尘,没有任何机构可以望其项背。
左1,刘博士;左2, Kong Junhao(ST. PATRICK'S SCHOOL 中一);左3,Wang Zeyi (BROADRICK SECONDARY SCHOOL 中二);左4,Dora老师;左5,Gu Xingjian(PING YI SECONDARY SCHOOL 中二);左6,Xing Zhiyan(ST. PATRICK'S SCHOOL 中一);左7,Yang Qiqi (PING YI SECONDARY SCHOOL 中一);左8,Zhang Junhao(CHANGKAT CHANGI SECONDARY SCHOOL 中二);右6,Zhang Xiaoyong(BEDOK GREEN SECONDARY SCHOOL 中二);右5,陈老师;右4,Wang Mengxi(PING YI SECONDARY SCHOOL 中一);右3,Liu Yinuo(CHIJ KATONG CONVENT 中一);右2,Sun Yitong(ST. MARGARET'S SECONDARY SCHOOL 中一);右1,Wu Zhejin(BEDOK GREEN SECONDARY SCHOOL 中二)
 
有不少同学和家长误信某些机构宣传进去学习后很快就发现问题而果断转学的,最快的是有一个同学在进入某机构学习后第一天就发现教学不行,第三天就退学转来博雅了,这位同学干妈的女儿是我们以前的学生。我们另一个学生Wang Bozhou,为了备考AEIS,他从公立学校退学后在国内一家宣传高通过率的机构培训了2年也没考上,他在那家机构培训时成绩垫底同学们都嘲笑他,培训2年后成绩差到连新加坡的私立学校三育的入学测试都没考过。他来我们这里培训半年就通过了AEIS考试,而同一期考试中还留在他原所在机构的考中一的同学有十来个,结果一个都没考上!而那些孩子们的成绩当初可是远比Wang Bozhou好的。在学习和考试上有一个常见的误区,那就是有些家长认为虽然自己的孩子在读的机构教学不好,但是努力学总能考上的,这其实是非常错误的,且不提通过AEIS的难度在逐年增加,时间很难弥补教学的不足和学习的效率低下,几乎不可能!Wang Bozhou例子很好地说明了走了点弯路其实没什么的,人生的道路很长,只要能吸取经验教训,回到正确的轨道上努力,都会取得不错的成绩,怕的是没有客观求实的精神,在错误的沼泽里麻痹自己、自暴自弃、越陷越深。
 
“开放式纠错和好的判断力一样重要。”
 
[有的机构每次出成绩后都会对学生说:“你的成绩很好,这次只是运气不好,下次肯定能考上”,就像本文第一段里提到的那位同学经历的一样,结果她连续考了4次也没通过,这位同学进入博雅后我们很快发现她藏手机玩,多次劝说不改后她被劝退了,之后她去了另一家机构培训,2020年2月第5次参加考试还是没过,之后彻底灰心放弃了AEIS,不再考了;新冠肺炎疫情给有些机构提供了新的话术,江苏有一家机构很擅长这类语言:“可惜了,你是因为没能入境新加坡考试,你要是能去参加考试的话一定能考上。”有一个同学来博雅之前分别在新加坡一家语言学校和江苏这家机构培训了1年,由于新冠疫情,这位同学在2020年9月份AEIS考试时未能入境新加坡,10月份入境后在刚刚转学同学的介绍下来了博雅,入学时他说之前的老师说他词汇量有6-7千,要是能参加AEIS考试的话一定过,我们测试后发现他的词汇量其实只有2千多点,以这个水平通过中二的考试根本毫无可能!(介绍这位同学来的那位同学在江苏这家机构排名很靠前,幸运入境参加了9月的AEIS考试,结果呢?12月份出成绩没过!)这位同学看到测试结果后很受打击,我们和他妈妈作了交流,她妈妈说她心里一直隐隐有这种担忧,过去一年在了解了之前所在机构后,教学方法到底行不行,能有好的效果吗?现在看到这个结果也不奇怪,拜托我们尽快帮孩子认清自己的真实实力和抓紧时间努力学习。让人欣慰的是这个孩子非常努力,他在博雅学习4个月后参加了2021年2月的S-AEIS考试,顺利通过了。] 
 
“努力就会成功” 只是一个谎言,实际上,努力是成功的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朝哪里努力以及如何努力更为重要,因为没有人开始是不努力的,而成功的人只是少数;“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坚持下去”,有些人会这样认为,其实恰恰是因为方向和方法有问题,虽然辛苦了努力了,却没有得到什么好结果,任谁来这种努力也是无法持续的;在竞争激烈的考试里,正确的教学和管理尤其重要,有的孩子坐在高速列车上向前奔驰,有的孩子拼命蹬着脚踏车往前冲,更辛苦更累,但很遗憾,后者还是会输的;孩子在错误低效的教学和管理下努力学了也考不出好结果,会对学习失去兴趣和信心并自我放弃。我们经常发现从其他培训机构和国际学校转学来的孩子不如直接从国内公立学校过来的孩子好教,对于前者,我们要花很多时间去纠正他们错误的学习和思维习惯,同时还要鼓励和帮助他们重新树立信心。每一期培训我们都不得不开除几个学习和生活严重破坏纪律影响他人并且屡教不改的学生,这些学生大部分是在别的培训机构呆了一年以上的。看到这些孩子走了这么多弯路,我们很心疼,但真的没办法,我们尽力去教导和帮助他们,但是他们已经养成了很坏的生活学习和思维习惯,潜意识强烈抵触改变了,我们要为其他孩子们负责。
 
你们能想象一个普通高中成绩差打架斗殴被开除,只认识157个英文单词的男孩子(对比一下:一个普通初中生的词汇量在1500-3000之间)两年后英语水平超过托福/雅思/英语专业八级,词汇量过万,被英国名校利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Leeds)录取(Medical Engineering专业),变成“别人家的孩子“吗?利兹大学是世界百强名校,是英国排名前十的老牌名校,也是英国12所精英大学之一。这个孩子就是我们的学生 – Zhang Fengtao。很多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奇迹,其实这并不算什么所谓的奇迹,这只是正确教学和高效学习下的结果而已。有的家长了解Fengtao的经历后说,Fengtao刚到新加坡时只有157的词汇量,我的孩子已经1500多了,是不是以后可以上牛津剑桥?我告诉她,这种计算思路是不对的,起点并不能决定未来,Fengtao在学业上到达的高度其实已经超过大部分孩子了,您的孩子以后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取决于能否在正确的方向和道路上持续努力和进步。
 
只有在正确的方向上用正确的方法去努力,时间才能创造奇迹。”
 
Dr. Liu(左二)、陈老师(左三)在新加坡海底捞火锅店为Fengtao(左一)送行;Fengtao妈妈(右三),Fengtao表弟(右二),Fengtao姑姑(右一)
 
上一期我们考上的林同学的爸爸专程来新加坡请我们谢师宴时说你们真厉害,能把其他学校的“残兵败将”教出来考上AEIS。我笑笑说,我并不认为他们是差学生啊,之前只是运气不好没有遇到好的机构和老师而已。我读本科时曾经在中科院上海神经科学研究所实习,神经科学研究所是中国科学院系统里科研水平最高、发表论文最好的研究所之一,曾经独领风骚十几年,近几年一些兄弟院所才勉强赶上。神经科学研究所1999年由美籍华人科学家蒲慕明院士牵头组建并担任所长,成立之初由于没有学生知道,考研时没有人报名,前几期学生都是中科院其他各研究所挑剩下的学生调剂过来的,结果短短三四年,这批调剂生做出了最好的科研成果和发表了世界一流的学术论文**。当时我就意识到,其实鲜有学不好的学生,多的是水平不够的老师,这个经验我一直记忆犹新,在后来的科研和教学中也屡次得到验证。
 
我们博雅长期把主要精力放在研究AEIS考试、优化教材、日常教学和管理上,我读的本科系里一届就有4个省高考状元,隔壁宿舍的张继涛(天津)是全国最高分(中国大陆每届高考有近1000万考生),我们时常交流学习经验,发现各自的习方法和习惯很多都是相同的。就像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的开头所写: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福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学霸的方法都是相似地,学渣各有各的问题。这些年在海外我把自己多年观察、体会并实践的学习经验,结合研究AEIS的成果以及对英语国家孩子学习过程的了解具体化到教材和日常教学中,我们不仅做到了能把基础差的孩子培训出来考过AEIS,把基础好的孩子培养为顶级学霸,我们的学生在进入政府学校后的不用补课成绩也非常优秀,不少同学的英文也可以考到年级第一。最近一个非常活跃的家长告诉我们说现在家长们都说AEIS很难,两次考试能考过的就算是学霸了,你们博雅可是培养出了一大批学霸╰( ̄▽ ̄)╭!
 
“博雅挑学生,但挑的不是成绩,而是孩子的品格。”
 
有的机构酸酸的说博雅招的全是学霸(ーー゛),事实恰恰相反,这些孩子在博雅成长变成了学霸( ̄y▽ ̄),我们在招收学生时最不看重的恰恰就是学生过去的成绩,因为过去的成绩并不等于学生自身的能力,很大程度上受到过去学习环境、遇到的老师和同学等非自身因素的影响。我们通过入学前和家长交流以及面试学生来了解孩子的品格,希望家长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孩子的生活习惯和学习情况。孩子基础好或差不是最重要的,但能了解并接受孩子的真实基础是帮助孩子进步的前提!我们根据孩子的基础和接受能力提供循序渐进的教学,加上严格的管理和孩子的自身努力,这四者齐备的情况下孩子的进步才是最稳定和最快的,考上AEIS花的时间最少,而且孩子很有可能产生脱胎换骨的质变,变成“别人家的孩子”!最近一期我们有个学生,3年前她在国内读完小五来新加坡留学,家长要跳考中一,我们评估后告诉她孩子需要一年左右才能通过,家长说有家机构说她的孩子3-6个月培训就能通过,这位家长不了解国内和新加坡英文水平的巨大差异以及AEIS考试的难度和考生的年龄年级组成,我们做了解释这位家长也听不进去,结果这位同学去了这家机构后培训了2年考了4次还是没考上!不仅这位同学,2年内就没几个中国孩子考过的,家长又联系我们(觉得不好意思换了小号),其实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只是可惜孩子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她转学来博雅培训半年考上了政府学校。
 
最后希望各位来新加坡留学的孩子都能顺利通过AEIS考试进入政府学校享受世界一流的教育资源 (>人<*)ォ願ぃ…!!!
 
 
2019-11-08
updated 2021-01-03
 
 
注:
*12月份出成绩,她没通过,而半年前从她所在机构转学来博雅的成绩不如她的Zhang Zehao同学考过了。
**参见链接查看神经科学研究所的研究成果:cebsit.cas.cn/yjcg/dbxlw/
 
 
 
 


About Alfred Liu, Ph.D.

 

刘韬,新加坡公民,原籍中国安徽。北京大学本科、博士,斯坦福大学博士后。博雅教育中心创始人兼校长。高中就读于安徽省宿城第一中学,17岁参加高考被北京大学录取,21岁获得北京大学本科学位,本科毕业后在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周专教授实验室做研究工作,26岁获得博士学位,而后赴美国斯坦福大学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得主Thomas C. Südhof教授实验室进行博士后研究,在国际著名英文期刊上共发表15篇学术论文。刘博士在海外工作和生活过程中,逐渐体会到发达国家教育的优越性,于2012年拒绝了同济大学等知名高校的教授职位邀请,定居新加坡并投身于教育事业,在新加坡创建了Liberal Arts Education Centre(博雅教育中心)。刘博士对学习和教学的方法论均有深刻的理解和研究,多年来不断观察、思考和总结各类学生学习和成长的经验,一直致力于博雅AEIS培训的教学和研究工作,主持设计了博雅的培训课程体系并亲自参与编写了AEIS培训的所有教材。刘博士把多年学习、科研和教学的经验心得总结、具体化,融入进了博雅的教学和管理中。